34岁主播确诊脑梗,紧急入院!这4个习惯,害了不少年轻人


分类: 科普专栏

作者:

来源:

发布时间:2024-06-04

近期,“34岁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、知名游戏主播孙亚龙确诊中风”的新闻登上了热搜。

很多人惊讶于他34岁就得了中风。但实际上,近年中风呈现年轻化趋势。据统计,全世界每年有近200万青年人新发生中风事件。

图片来源:123RF

中风的学名是“脑卒中”,又分为两种:

  • 缺血性卒中:也叫“脑梗”,由于血管阻塞导致,是中风的主要类型(在中国约占所有中风的70%)。

出血性卒中:也叫脑出血或“脑溢血”,由于脑部血管突然破裂导致。

从出现早期症状到检查、确诊,孙亚龙都发了微博。今天就结合这个过程,来给大家再做一次科普(为了方便,下文提到的“中风”都是指“缺血性卒中”)。

识别中风和 “小中风”

4月6日中午,孙亚龙第一次出现“双眼看东西重影、舌头左脸发麻”的症状5分钟左右,到医院急诊。

有网友看到这条微博,立刻善意提醒:“可能是脑梗之前的预警,要尽快核磁然后溶栓治疗,我父亲就是这样”。孙亚龙回复“约了最快明天核磁”。

但他当时感觉“没啥毛病、啥都正常”,而且医生做完CT说不是最严重的情况,于是没有选择住院,而是直接回家了。

截图来源:孙亚龙微博

可以看出,越来越多人了解中风的典型症状了。

突然出现以下任一症状时,都要考虑中风的可能:

  • 一侧肢体(伴或不伴面部)无力或麻木;
  • 一侧面部麻木或口角歪斜;
  • 说话不清或理解语言困难;
  • 双眼向一侧凝视;
  • 单眼或双眼视力丧失或模糊;
  • 眩晕伴呕吐;
  • 以往少见的严重头痛、呕吐;
  • 意识障碍或抽搐。

图片来源:123RF

不过,他当时的症状不严重,时间也很短,更像是“小中风”,也就是短暂性脑缺血发作(TIA)。

1、“小中风”是什么?

短暂性脑缺血发作(TIA)是由脑、脊髓或视网膜缺血所引起的短暂性神经功能障碍,不伴有急性梗死,持续时间在24小时内。

从本质上讲,小中风和中风是缺血性脑损伤这个动态过程的不同阶段。与中风不同的是,它虽然也是血栓阻塞了部分大脑的血液供应,但这种堵塞是短暂的。

小中风主要有五个“一过性”症状:

一过性头晕;

一过性头痛;

一过性视物不清;

一过性言语不利;

一过性肢体麻木。

尤其是高血压、糖尿病人群,如果出现半边身体麻木、头晕、跌倒等情况,一定要重视。如果及时发现小中风并进行干预,能将患者的中风风险降低80%。

2、小中风距离真正的中风有多远?

小中风是中风的“报警器”。

研究表明,小中风发病后的2-7天,是中风的高风险时期,7天内中风风险可高达10%。孙亚龙第一次发作可能是小中风,而第二天做核磁共振时,正是发生中风的危险时期。

《中国脑卒中防治指导规范(2021年版)》建议,在急诊时对于症状持续时间≥30分钟的患者,按照急性缺血性脑中风流程开始绿色通道评估。孙亚龙第一次出现的症状只有5分钟,的确还没有这么严重。

怎么诊断是不是小中风呢?在有条件的医院,弥散加权磁共振(DWI,属于“核磁”的一种)是重要的检查手段。如果没发现急性脑梗死证据就是小中风;但如果有明确的急性脑梗死证据,无论发作时间长短,则不再诊断为小中风,而是更严重的中风。

年纪轻轻就得中风,是什么原因?

4月7日,孙亚龙做完核磁,就等第二天领报告了,直到傍晚还“能吃能蹦能跳能解说”,乐观地发微博表示“大概率没有脑梗!我不信!”。

但在4月8日,事情却出现了转折——核磁结果出来后,他居然真的确诊了中风,医生要求立即住院一周左右。

他不禁感叹“还好发现得早,越早治疗越好。医生说我这毛病(大)都是50岁以上的人得的,我得就离谱”。提到患病原因,大概是“疲劳过度、常熬夜、心力憔悴”。

他表示,自己每天都睡得很好,不过是昼夜颠倒的,“跟夜班工作者差不多,最大问题是白天有事经常被喊起来处理,一起来就睡不着”。

没错,长期睡眠质量差真的和年轻人得中风有关。

一项发表于美国神经病学学会期刊《神经病学》(Neurology)的研究发现,失眠的人更容易中风,尤其是50岁以下的人

图片来源:123RF

除了睡眠问题,久坐不动也是一大原因。一项发表在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子刊JAMA Network Open的研究显示,与每天除睡眠时间(8小时)外,平均坐着的时间<11.8小时的参与者相比,平均每天坐着时间为11.8-13.0小时和≥13小时的参与者,中风风险分别升高了13%和44%。而只要减少久坐时间,不论是进行短时间的低强度身体活动,或是中等至高强度身体活动,都有助于降低中风风险。

此外,抽烟喝酒也成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坏习惯。2022年发布在《中国综合临床》的一项研究发现,与中老年(>45岁)中风患者相比,青年中风患者吸烟喝酒的比例、凝血酶原时间、尿酸及同型半胱氨酸水平明显比中老年中风患者更高,而高血压、糖尿病的比例更低。

其实,中国94.3%的中风原本都是可以预防的,关键是避开这10大危险因素——高血压、糖尿病、血脂异常、心脏病、吸烟、酒精摄入、饮食、超重或肥胖、体力活动不足和心理因素。

中风怎么治疗?

综合以上情况,孙亚龙确诊的可能是轻型中风。因为轻型中风一般在发病后1周内属于急性期(也是医生让孙亚龙住院的时长),而重型的在1个月内都是急性期。

在急救治疗之外,中风的特异性治疗包括以下几个方面。

1. 静脉溶栓或血管内取栓治疗

在发病4.5-6.0小时的时间窗内,静脉溶栓治疗是目前主要的恢复血流的措施,药物包括重组组织型纤溶酶原激活剂(rt-PA,阿替普酶)、尿激酶和替耐普酶。

对于致残性的缺血性脑血管病,如果没有禁忌症,在发病4.5小时内就要静脉溶栓治疗。

而对于非致残性的缺血性脑血管病——包括小中风和轻型中风,溶栓治疗虽然可能有好处,但证据还不够充分,医生可能会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进行充分评估、沟通,个体化选择是否进行溶栓治疗。

2. 血管内介入治疗(主要是血管内取栓治疗)

而对发病时间不明或超过静脉溶栓时间窗的急性缺血性脑卒中患者(比如孙亚龙,住院时已经超过了6小时的时间窗),如果符合适应证,就要尽快启动血管内取栓治疗;如果不能实施血管内取栓治疗,可结合多模影像学评估决定是否进行静脉溶栓治疗。

图片来源:123RF

3. 药物治疗

患者在接受溶栓治疗24小时后,还需进行抗血小板或抗凝治疗。如果做了血管内取栓治疗,医生会先评估获益与风险,再决定是否使用这个疗法。

(1)抗血小板治疗

研究显示,在脑卒中后口服阿司匹林或氯吡格雷等药物,能明显降低死亡或残疾率、减少复发。

《中国脑卒中防治指导规范(2021年版)》的推荐意见是:

对于不符合静脉溶栓或血管内取栓适应证、而且也没有禁忌证的中风患者,应在发病后尽早口服阿司匹林150-300 mg/d 治疗,急性期后可改为预防剂量(50-300 mg/d)。

对于溶栓治疗的患者,阿司匹林等抗血小板药物应该等溶栓24小时后再开始使用。如果存在其他特殊情况(如合并疾病),在评估获益大于风险后,可以考虑在阿替普酶静脉溶栓24小时内使用抗血小板药物。

对不能耐受阿司匹林的患者,可考虑氯吡格雷。

如果是没有做溶栓治疗的轻型中风患者,在发病24小时内应尽早启动双重抗血小板治疗(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)并维持21天,有利于降低发病90天内的脑卒中复发风险,但应密切观察出血风险。

(2)抗凝治疗

包括各种肝素、凝血酶抑制剂(阿加曲班)。

对于大多数急性中风患者,不推荐无选择地早期进行抗凝治疗。

对少数特殊的急性缺血性脑卒中患者(比如放了心脏机械瓣膜),是否进行抗凝治疗还要综合评估,如果出血风险较小,致残性脑栓塞风险高,可在充分沟通后谨慎选择使用。

特殊情况下溶栓后还需抗凝治疗的患者,应在24小时后使用抗凝剂。

(3)降纤治疗

对不适合溶栓并经过严格筛选的脑梗死患者,特别是高纤维蛋白原血症的患者,可选用降纤治疗。

此外,他汀类药物、神经保护药物(如依达拉奉等)可能改善患者的预后,要根据实际情况使用。